他似一方爬着皱纹的礁石钉在消逝的海岸旁咧着残损的笑守望被云隐去的月光如墨的海潮受了黑夜的唆使编织好妖冶的谎言引诱他的手足包藏那乖戾的真实懦弱的心怜悯高尚的谎言却用尖利的牙将叛逆的双手一点点啃食不见血与肉的影夜露出了诡谲的微笑在心门旁继续着她邪魅的呢喃他默默站起用被深凹包围的浑浊眼球望了望眼前是无数浮动的黑影背脊爬满千万道刺耳的荒凉幸福是如此相似而苍白而心却只属那一轮夜色中的微茫月似乎听到了那卑微的诉求垂下她纤纤的素手试图作最后的挽留他羞怯地低头卸下流血的张狂用嘴戴上黑夜扔过来的脚镣随着海潮一起放逐到不知名的远方上路吧带着终将被遗忘的遗憾向身边那被织进沙土里的那半块发黄的下巴骨诀个别足音会在潮水和海风下学会忘却徒留被云隐去的月光守着她的寡